麻豆传媒年夜饭

颜雪影感到自己浮在一片虚空之中,这片空间之内,除了她,再无一物。

她感觉身体很轻,轻到没有一点点重量。她的意识有些模糊,眼前是朦胧一片,她好像忘了些什么,可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“海鬼王将至。”脑海中浑浑噩噩,只有这五个字不断的浮现着。

这五个字占据了她的所有思想,她几乎忘记了她是谁,她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。

她只知道海鬼王要来了。

眼前的景象似乎产生了一点点动静,前方出现了粼粼的波光,好像水面一般。那波光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安静的就像一块光滑的镜面。

镜面中浮现出了一个少女的影子,与颜雪影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如今的颜雪影,并认不出那镜中的影像究竟是谁来。

“你是谁?”颜雪影这样问道

“你是谁?”镜中少女这样回答道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我是谁?”颜雪影茫然的说着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我是谁?”镜中的少女似乎是在重复她的话。

颜雪影睁开着眼睛,注视着镜中少女,那镜中的少女也睁开着眼睛注视着她。

气质性感女神蓝色毛衣裸香肩秀大长腿诱人

“我是海鬼王。”镜中的少女这样说道。

“我是海鬼王。”镜子外的颜雪影不自觉地重复了这句话。

“我有着无穷的力量,我不会死亡。”镜中的少女,双唇一张一合,继续说着话。

“我有着无穷的力量,我不会死亡。”颜雪影依旧重复着镜中少女所说的话,连说话时的神态也与她一模一样。

一时间,竟分不清楚谁是真实,谁是虚影。

镜面上又开始泛起细细的波纹,波纹之上,那镜中的少女脸变得愈来愈模糊。很快,那镜面连同那镜中少女就这样消失在了一片虚空之中。

“我是海鬼王。”颜雪影开始自言自语。

“是的。我就是海鬼王。”颜雪影黑色的眸子,闪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幽蓝,瞳孔由原本的圆形逐渐变得狭窄,细长,如同妖物的眼睛,她的嘴角划开着不属于她的笑容。

人鱼海域,波涛汹涌的翻滚着,战况异常激烈。

“最起码有三个空间相互叠加着。”叶朔的额头冒出了汗水。

大范围的灵魂探测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支持。叶朔几乎把整片海域都探测过了。如此宽广无垠的海域,他要不能放过每一个角落的细细搜索,对于他精神力的消耗非常大。

叶朔已经逐渐感到他的脑袋有些眩晕。

“三个……?一个在这里,另一个空间在人鱼海域内部,那么还有一个必然是海鬼王的身处之所。”

人鱼女王双手握拳,力道之大,指甲几乎都要嵌进肉里。她的表情显得愤怒而心痛,还带着一丝懊悔。

就在刚才,竟是由她亲自动手杀死了自己的一千名族人。如果当时,她能够犹豫一下,再多考虑一下,那么这样的悲剧或许就不会造成。

人鱼海域前方竖起的巨大水墙,只是一个诱饵,为的就是吸引人鱼女王的目光,把那些精锐的作战部队,都聚于此处。

这样做,便削弱了人鱼海域后方的防御能力。而海鬼王的部队真正攻击的目标,便是人鱼海域普通族人居住的地方。

本来,这是为了保护族人,才在这战争一触即发之时,将他们安置起来。但是完没有想到,部聚在一起的族人反倒是帮了海鬼王一个大忙。

面对毫无作战能力的普通族人,海鬼王的部队可以说是长驱直入。

由于族人都聚集在一起,海鬼王的部队轻而易举的就捕获了一千人,并将他们灵魂抽取制成了傀儡。

那时,留在后方的沫儿公主发现不对,匆忙带兵来到了平民居住区前去支援,但等她赶到时,一切已来不及了。

本来应该是避难所的地方,现在却是一片狼藉。能被制成傀儡的族人已经部被带走,留在原地的,统统都是死尸,一具一具的尸体个个死得面目惨烈,让人不忍心再看第二眼。

沫儿公主见到此情景,也是震惊不已,但现在情况焦急,已经容不得她像当年那个小公主一般难过悲伤了。

她连忙向人鱼女王传递信息。

通过空间叠加所产生的轨迹,沫儿公主预测到,这一批千人的傀儡,应该是被带到了人鱼女王所在的水墙那里。

“母亲!海鬼王只怕是要让我们自相残杀!”

在人鱼女王收到沫儿公主所发信息的那一瞬间,叶朔同时发现了这一阴谋。

只是这一切通通都来不及了。

海水里那些远程射击的人鱼士兵们,得知了他们刚才击杀的对象,竟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族人后,一时间军心大动。

海鬼王的这一招,用的极其阴险狠辣,所谓上兵伐谋,攻心为上。

虽然对于人鱼女王的军队而言,这千人傀儡军,根本造不成什么实际上的损耗,但是,这对于将士们内心的攻击却是极大的!

将士们也开始议论纷纷。

不少将士们又开始想要弃甲投降。他们虽嘴上未说,但很多人都是这般想的,光是眼神的交流便已经心知肚明。

此时沫儿公主率领着后援的部队向前赶来。她与母亲一样身披战甲,英姿勃发。眼中视死如归的坚定,代替了往日的天真。

“母亲,不能再等下去了,若是再等下去只怕军心大乱,我们会将不战而败!”

“这道理,我自然是懂。”人鱼女王握着手中长剑,神情肃穆,但她却迟迟不下令攻击。

但此时,她心中也知道,现在的情况是敌暗我明。海鬼王的部队,到底还有多少手段没有使出来?

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而贸然进攻,只怕是得不偿失。

他们现在根本连海鬼王的底细都摸不清楚,他究竟带了多少部队?他究竟要怎样攻击?这通通都是未知数。

可是时间却不等人,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人鱼女王细细周详的安排作战计划了。

突然间,叶朔神色一变“第三个空间的接口区域正在逐渐扩大……看来是海鬼王真正的部队要出来了!”

果真如叶朔所言,水墙上的水帘再次张大,大量的灵力涌动而出,那真是千军万马奔腾之势。

见此情形,人鱼女王身后的将士们也不再顾及别的想法了,通通都严阵以待。

隐约已经能够听到妖兽怒号的声音,人鱼女王的眼中,神色也是越来越紧张。

“女王这里拜托你们了,我要到水墙里去。”这时,叶朔忽然这样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“什么!到水墙里去?你是疯了吗!?”说这话的人是司徒煜城。

其他人的反应也和他类似,人鱼女王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朔。

“水墙之内是由空间秘术所构成的空间,空间的叠加,会使得其间的区域能量场混乱。何况你根本不了解其内部的情况,这样贸然的进去,会性命不保。”人鱼女王提醒道。

“风险,我自然是已经预料到了。但现在第三个空间,也就是海鬼王所处在的空间,开口正在不断扩张。这是一个潜入的好机会,我若是能够直接进入区域,将海鬼王击杀,那么他的大军自然也不攻自破。”

叶朔脑海中的,是一个擒贼先擒王的计划。

人鱼女王的眼神闪烁了一下。但很快她就说道“那么,还请多小心。”

“母亲!”听到这里沫儿公主连忙喊了一声“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!?”

颜雪梦似乎也想说什么,但是叶朔却摇摇头“这样是最保险的方法了。总比坐以待毙的好。”

“那我和你一起去!”沫儿公主抢在前头说道。

“不,还是我一人去吧!毕竟对付海鬼王的部队,也需要人手。”

见叶朔说的斩钉截铁,沫儿公主也不好再坚持,何况海鬼王部队大军将至,他们也没有太多时间踌躇不前了。

最终沫儿公主只能看着叶朔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。

黑压压的妖兽军团已经来到眼前。现在是属于她自己的战斗了……

利用灵遁术,外加隐藏自己的气息,叶朔十分容易的就避开了执灯小鬼的耳目。

水帘之后的第一层空间,他十分容易的就通过了。

而之后,则是两个空间的交界处。

交界处有两个,一个能量波动趋于平缓,应该是通往人鱼海域后方的区域。而另一个……能量波动十分不自然,一层一层的灵力向外扩张着,却毫无规律可言。

也许这个交界点,就是通往海鬼王真正所在之处了。

叶朔小心翼翼地步入其中。

那里,究竟会有什么展现在他眼前呢?

空无一物,空无一物。

叶朔仿佛置身于一片虚空中,四周是一片纯净的白,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一人存在。

这种强烈的孤寂感,竟不自觉地让人生出一股悲凉。

放开灵魂探测,却什么都探测不到,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。

地面上有倒影,模模糊糊的映着叶朔的影子。

“你是在找我吗?”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,悦耳动听,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。

叶朔感到这个声音十分的熟悉。

脚下叶朔的倒影开始产生细微的变化。他的倒影已经是变成了一个少女的模样,那长相,竟是颜雪影!

“颜雪影!?你怎么会在这里!?”

叶朔还处在震惊之中,颜雪影的身体逐渐靠近着地面,随后她的手竟从地面中伸出,而后是头是身体,那地面仿佛就像是一层薄膜,她竟然从地面之中爬了出来。

“颜雪影,那是谁?”她睁着眼睛注视着叶朔,那是一双如同异兽一般幽蓝的眸子。

“我是海鬼王。”她这样说道。

“我是海鬼王。”她又一次重复,“没有人能打败我。”她转身朝叶朔微笑,“你想试一试吗?”

她歪了歪头,“也许你不想试,可是我想。”

说着颜雪影的身体忽然升到了空中。令人震惊的是她根本没有一点动作,连双足借力的姿势都没有。

她就这样凌空悬浮在半空中,她身穿白衣,像一朵白云一般悠然自得。

“九幽十类尽除名。”她淡淡的说道。

说完这句话,颜雪影才眼神一变,目光凛然。

顿时,这纯白的空间之内,原本是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,此时却是忽然迸发出一阵阵强烈的空间乱流,那空间乱流,仿佛是无数把看不见的利刃,它们突然的涌现,割断着一切所碰触到的东西。

其实,整个空间里要被割断的也就只有叶朔。那些空间乱流时而出现时而消失,它们像隐藏在暗处的箭矢,悄无声息的埋藏在叶朔的背后。

好在叶朔强大的灵魂力量,足以让他寻找到空间乱流的运动趋势。虽然这空间乱流活动轨迹杂乱,但至少还稍稍能提前估算一下它的下一步活动。

颜雪影依旧悬浮在空中,半空中,没有任何可以倚靠的事物,她却呈坐的姿势,漫不经心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朔,好似一个旁观者。

突然,空间乱流的涌动速度加大,叶朔神色一沉,他先前早已有些预感,这空间乱流的出现,可能并非是一种攻击方式,而是有什么巨大的物体将要出现,而引起的空间内部能量的紊乱。

正如他所料,在这一片纯白的虚无之中,忽然闪过两道血光,刺眼的红色在一片纯白之间,显得那么的触目惊心。

那两道血光极速掠过,所及之处,统统猛地掀起一阵狂暴气流,一时间,整个白色空间都处在阵阵颤动之中。

出现的,居然是两条硕大的血蟒!

这两条血蟒盘旋扭动着身体,浑身上下皆是猩红之色,尤其是那巨大的头部,更是像从血缸中捞出来的一般,猩红刺目,狰狞可怖。

两血蟒游动至叶朔身前,皆是张开血盆大口,一时间,纯白空间内满是刺鼻的血腥味道,而那血盆大口之间,排列着两排密集的利齿,腐臭的血水,顺着利齿滴淌而出。

“轰!”两声爆裂的巨响响起!

那两条血色巨蟒,不同程度的向后倒去,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,一时间分不清那是巨蟒本来口中就有的鲜血,还是受伤而流的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