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浅app下载

各个方向都是按照韩墨预想的方向在发展,跟张利国谈完,韩墨承诺晚上会把部剧本发给他们,离开张利国的工作室,韩墨看了下时间,时间还比较早,可以接小家伙放学。

接下来的事情韩墨就交给了孟思和张利国去办,毕竟选演员和拍摄细节他们更有经验。不过还韩墨也不是完不管,在最后一切都敲定后,他会把一下关,倒不是因为不信任孟思和张利国,主要是在原来的世界已经有一部很经典的《甄嬛传》,可以说那里面每一个角色都刻画的引人入胜,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,细节处理的也很好,所以他的脑子里是有一个雏形的,比如哪个角色应该有什么样的气质,自然是不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,但是总体的感觉要相似,比如华妃,比如安陵容,再比如沈眉庄,这些角色都有各自的性格特点,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演得好的。

孟思是个急脾气,把韩墨已经写完的部分剧本要到后,就开始琢磨每个角色的人选。

他手里有很多资源,毕竟思晨传媒本身就养了很多艺人,有些资源都是要先考量自家人的,这也无可厚非,他先把一些主要角色划一个范围,觉得非常合适的就直接确定,需要商量的再找张利国商量。

分工合作,张利国则是把已经写好的将近六十集的剧本参透,分组,抠细节,负责拍摄的细节。

韩墨此刻倒成了甩手掌柜,一心一意的去接女儿放学,时间还有点早,幼儿园门口停车很不方便,韩墨就把车先开了回去,步行去接小家伙。

这一天确实发生了不少事,但是都在他的计划中,除了在彭野闯进孟思办公室教训孟思时,他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有站出来承认编剧就是自己,其他都是昨天就想好的剧情在发展。

之前没有告诉舒雅是因为韩墨有个习惯,在事情成功前不愿意去说,也是怕万一事情没有像他设计的那么发展,舒雅会失望。

不过在事情已经基本按照他操控来进行后,那会见到舒雅没说,完是因为还有彭野在场,倒不是故意瞒着彭野,实在是太喜欢看彭野每次出现就能把孟思治的服服帖帖的样子,戏码很足,每次都看不够,所以韩墨故意不讲义气,把孟思一个人扔了出去。

突然韩墨的手机响了,屏幕上跳动着舒雅的名字,韩墨接通听话,熟悉又温柔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,“今天见面都没有仔细说发生的奇怪事情,一会晚上有空吗,我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韩墨知道是什么事,准备一会见面了再说,两人约了时间和地点,舒雅和韩墨毕竟身份都比较特殊,所以他们一般见面都会挑在天黑以后,并不是不想公开,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,在韩墨刚出道的时候大家就知道萱萱是他的女儿,所以也没什么人去偷拍,可是如果现在曝光和舒雅的关系,就会引起不小的轰动,小家伙也会被媒体过多关注,韩墨和舒雅左思右想,最后还是决定先不要公开他们的关系。

韩墨刚刚走到幼儿园门前,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。

兔子也性感哦

“爸爸!”

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已经排好队,站在幼儿园大门里面,由班主任老师领着,等待家长的来接,来一个家长,老师们会放一个小朋友出去,这也是为了安起见。

小家伙在丁柔身后又蹦又跳用力挥着小胳膊,“爸爸,萱萱在这里!”

丁柔也看到了韩墨,不过家长没有走到跟前,她是不会放孩子出去的,小家伙已经等不及了,脚下随时准备助跑动作。

“你好,萱萱爸爸。”丁柔老师温柔的说道,脸颊上隐隐爬上一丝红润。

“你好。”韩墨点点头礼貌的回答道。

“爸爸来了,快回家吧。”丁柔轻轻抚摸着萱萱的头顶。

“丁老师再见。”小家伙心里已经着急的不行,还是非常有礼貌的跟老师说话,小脚丫恨不得马上跑动起来。

丁柔抬手挥了挥,“明天见,萱萱。”

起跑,冲刺,起跳,双手用力,小家伙就和一只小猴子般两条小胳膊勾住了韩墨的脖子,韩墨顺势一捞,把小家伙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以前每天都要完成前面几项标准动作,最后一项骑到爸爸脖子上,是韩墨后来自创的,动作一气呵成,引来了旁边家长和小朋友的目光。

因为今天是第二次尝试,所以小家伙才会那么着急从幼儿园大门里跑出来。

小家伙在完成跳跃和勾住爸爸脖子动作后,韩墨只需要完成一个动作,就是用双臂将她跨在自己脖子上,其实不难,有点臂力就够了,小家伙稳稳坐在爸爸脖子上高高举起一条小胳膊,摆出了胜利的手势,“耶!”

“妈妈,我也想这么玩。”小虎扯着妈妈的衣角委屈的说道,目光却依然停留在萱萱和爸爸身上。

小虎妈砸吧一下嘴,瞥了一眼韩墨的方向,也有点无奈,“昨天不是都尝试了么,你爸体力不行,驮不动你。”

“我就要玩么,为什么萱萱爸爸行,我爸爸不行。”小虎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虽然小虎很懂事,但是也有攀比心,倒不是比吃的比玩具,可是他就是理解不了为什么都是爸爸,萱萱爸爸可以做到,自己爸爸做不到,别说跑到爸爸身上然后再骑到脖子上,就是妈妈帮忙,把他抱起来,爸爸都没有成功托起来他。

小虎一边哭一边回头看韩墨和萱萱的方向,哇的一声,哭的更响了,小虎妈妈也没办法,只能尽力安慰儿子,“妈妈给你买玩具,你想要什么?”

“我不要玩具,我要骑爸爸脖子上。”小虎鼻涕一把泪一把,本来就胖乎乎的脸蛋,更红了。

小虎妈妈宠溺的摸了摸孩子虎头虎脑的头顶,“那你想吃什么,妈妈给你买。”

“我不吃,我要骑爸爸脖子上。”无论妈妈说什么,小虎都不听只是反复重复要骑爸爸脖子。